直到夜幕低垂,万家灯火逐一亮起,盼望许久的人影才由大门翩然而回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8
  • 来源:湿湿影院_咪咕影院_玖玖紫夜影视私人高清影院

  直到夜幕低垂,万家灯火逐一亮起,盼望许久的人影才由大门翩然而回。

  商若梅推开门,正打算开启电灯开关,倏地由黑暗里传出一抹幽魂似的声音,吓她一大跳。

  “舍得回来了?”乍然明亮的光线让他眯起眼,却没放过她纤柔的身影。

  商若梅赌气地不搭理他,若不是考虑到他的按摩跟就寝时间,她才舍不得放下若青一个人待在那冷冰冰的家里哩!

  “过来。”他习惯性地勾勾手。

  “干么?”她瞪了他一眼,虽然嘴里叨念说气他气得要死,她还是很没骨气地靠了过去。

  “帮我揉揉。”他指了指腿,面无表情。

  商若梅在他身边蹲下,不甚情愿地揉掐他的腿;欧南枫一低下头正好看见她拢好发束下的白督颈项,他忍不住伸出手细细揉捏。

  “不要这样!”商若梅下意识地闪躲他,在他说了那么伤人的言语后,他怎能再这么碰她?

  “别忘了你是我的奴隶,我爱怎么样就能怎么样!”她的抗拒挑起了他的怒火,他像个傻子似的为她等门,而她竟连碰部不肯给他碰一下!

  “即使是奴隶也有尊严。”她倨傲地抬起下巴,不肯轻易臣服。

  “尊严?”他狂妄地大笑出声。“若有尊严便不叫奴隶!”

  “我偏偏是个有尊严的奴隶、”商若梅小脸气得通红,口不择言地说。

  他眯眼,恶狠狠地盯着她。“到我房里去!”

  “不,”他的意图昭然若揭,她不会再傻傻地随他摆布。

  “不?你有资格说不吗?”她又想要挑衅他的底线?

  很好!他偏不信自己治不了她!

  欧南枫帅气地拎起话筒,他熟练地按下几个数字。

  “你做什么?”商若梅飞快地按下接驳钮,脸色苍白地问。

  她记得这串号码,这是张律师的专线电话。

  “你说呢?我不需要一个不够温驯的‘奴隶’!”他恶意地加强语气,执意折损她的傲气。

  商若梅脸上的血色尽数褪去,她颤抖着唇。“卑鄙小人!”

  欧南枫脸上的表情像要吃人一般,他不容置喙地说:“是啊!我是卑鄙小人,可你别忘了我这卑鄙小人才让你弟弟免去坐牢之苦,推我回房!”

  商若梅吸了口气,她收起干疮百孔的心,木然地将他推回房间——

  “把衣服脱了,躺到床上去!”一进门,他立刻下达指令。

  “我……”她退了一大步,紧抵房门。

猜你喜欢

你的意思是他会拍《倚天屠龙记》或者《鹿鼎记》?

你的意思是他会拍《倚天屠龙记》或者《鹿鼎记》?”“应该不会错,其余的金庸小说要么篇幅太短,要么就是知名度太低,应该不在张继中的考虑之内,就像他正在拍的《碧血剑》,知名度低,格局

2020-03-29

对那个女孩还有感觉吗?”大唐还在关心何沐的感情问题

对那个女孩还有感觉吗?”大唐还在关心何沐的感情问题。“我也说不清,”何沐摇摇头,“她就在北科大上学,可在北.京的那段时间我一直没有去找过她。”大唐想了想没再深究何沐的感情问题,

2020-03-29

咣当!”一声闷响,犹如重物落地一般清晰可闻

咣当!”一声闷响,犹如重物落地一般清晰可闻,那个小**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四米远的青砖地上,犹如一滩烂泥软趴趴的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动弹,看那样子,显然是没能吃住白辰的这记重击昏死过去

2020-03-29

看着白辰窘迫的样子,杨密和柳诗诗都不禁莞尔一笑。

看着白辰窘迫的样子,杨密和柳诗诗都不禁莞尔一笑。“好了,说吧,你想找我帮你什么忙?”杨密也不听他的辩解,笑吟吟的说道。“其实,我今天找你是想让你帮我投递一下剧本的,我刚来京城,

2020-03-29

由于是下课时间,食堂里面排出一条长龙

由于是下课时间,食堂里面排出一条长龙。不过,人头拥挤的食堂打饭的学生还是比较自觉地排队队伍。大学生嘛,素质肯定也会高一点。金挑选好玲最喜欢的吃食物,把饭菜端给玲。这时,他们才发

2020-03-29